新聞首頁 招商頭條 行情動態 企業報道 成功合作 產品資訊 市場分析 奶粉資訊 輔食資訊 展會資訊
當前位置:首頁 > 孕嬰童新聞中心 > 市場分析 > 疫情之下挑戰與機遇并存 國產奶粉能否乘風起?

疫情之下挑戰與機遇并存 國產奶粉能否乘風起?

2022/7/25 9:03:58 來源:火爆孕嬰童招商網

海外疫情持續發酵,全球供應鏈危機四伏。面對行業現實危機,奶粉原輔料國產化這一問題再次成為行業熱議焦點。

作為奶粉需求大國,配方奶粉關鍵輔料依賴進口一直是國內奶企的一大痛點。業內人士指出,實現關鍵原輔料的國產化和核心技術自主掌控,是大國乳業發展亟待解決的問題。

問題一直待解。不過,近日,中國飛鶴奶粉傳出好消息,率先實現乳鐵蛋白國產。據悉,在此之前,中國奶粉品牌的乳鐵蛋白100%進口,高純度乳鐵蛋白關鍵資源一直被掌握在歐洲和澳洲的6家企業中。此前,乳鐵蛋白一度被炒至天價,極大地限制了中國奶粉行業的發展。

除了飛鶴這種已經自主研發出生產線的企業,大部分乳企不僅要從國外購買最基本的奶源,還有脫鹽乳清粉、益生菌、乳鐵蛋白、單體氨基酸等重要的奶粉輔料。國內原輔料供應存在短板是不爭的事實。

依賴進口 疫情下供應鏈遭挑戰

根據中國奶業協會此前公布的數據顯示,2021年我國累計進口大包奶粉127.51萬噸,同比增長31.2%;進口額45.95億美元,同比增長39.6%。進口乳清72.33萬噸,同比增加15.5%;進口額10.23億美元,同比增長25.1%。

從比例來看,歐盟、新西蘭、澳大利亞、美國是這些輔料的進貨大國。數據顯示,去年中國進口的28.64萬噸乳清中,來自美國的就占比39.6%。而中國進口的26.17萬噸嬰配粉中,來自歐盟的就占比占69.1%。

中國食品行業分析師朱丹蓬稱:“目前來說,中國是一個奶粉的消費大國,但不是一個原料生產的強國,我們有很多高精尖的原料需要依靠進口,這就是俗稱的‘卡脖子’!

不過過度依靠進口國外輔料,只會造成奶粉生產供應鏈的不穩定。

今年以來,反復不定的疫情及俄烏戰爭,直接影響了部分原輔料價格上漲及物流費用增加,并間接導致國內奶粉企業采購成本上升。根據中國海關統計數據,2022年5月進口奶清類平均價格已經同比增長14.9%,達到1634美元/噸,換算成人民幣每噸超過一萬元。

與此同時,來自歐洲的原輔料供應還存在物流相對受阻、生產力相對不足、成本相對增加等困難?者\和海運的運力和成本都受到影響,唯一沒有受到太大影響的是中歐班列。

根據最新國際主要乳制品出口國數據,澳大利亞截至22年4月大跌6%,新西蘭截至4月同比大跌5.5%,歐盟27國截止4月年度產量微跌0.6%,美國截止4月產量跌1.0%,烏拉圭截止4月下跌1.2%。從整體出口國生產情況來看,全球供應減產幅度縮減1.1%,供應壓力再度加大。

一位不愿透漏姓名的乳企人士稱:“如果關鍵性原輔料持續供應緊缺、價格上漲,就會給嬰幼兒配方奶粉企業帶來較大的挑戰,最直接的影響就是成本提高!

而企業為了轉嫁成本,最直接的表現就是提價。

今年四月份,市場上就出現了進口奶粉個別品牌一定程度缺貨、漲價的現象。根據中國商報,一位河南地區的奶粉經銷商透露,其所在的地區新西蘭進口藍河奶粉就出現了小范圍斷貨,單罐產品的價格上漲了20-30元,漲幅約為10%。

而一位來自福建的奶粉經銷商也指出, 美贊臣藍臻1段奶粉、愛他美白金版1段奶粉等存在廠家限購的問題,例如之前一個門店可以一次性下單幾件,如今卻只有幾罐的配額。

中國食品行業分析師朱丹蓬表示:“中國的奶粉基本上是全球產業鏈的一個產品,所以我們可以看到隨著整個疫情的全球化,變成了整個奶粉行業進入了一個新的危機、新的挑戰。在這種情況之下,對于企業的整個供應鏈考驗以及挑戰會更大。隨著全球疫情的不斷蔓延,對于整個中國奶粉行業將會帶來很大的困擾,無論是外國品牌還是國產品牌!

市場需求大 國產奶粉原料生產任重道遠

2019年6月,國家發改委等七部委曾聯合印發《國產嬰幼兒配方奶粉提升行動方案》,明確指出未來要力促國產嬰幼兒配方乳粉發展,力爭嬰幼兒配方乳粉自給水平穩定在60%以上。

2020年9月,國務院辦公廳印發的《關于促進畜牧業高質量發展的意見》中也再次強調了這一要求,然而截至目前,再無任何最新數據和政策顯示如今嬰幼兒配方乳粉的自給率發展趨勢。

為何中國乳企始終難以實現原輔料全面國產化?

IPG中國區首席經濟學家告訴大公快消,主要就是國內整體面臨缺奶的問題。

柏文喜指出:“目前我們國家比較常見進口的一些奶粉原料都是來自于澳大利亞、新西蘭的所謂澳洲原奶粉。國內的奶都被作為鮮奶和鮮奶制品消耗掉了,連一些所謂的復原乳也往往是用進口奶粉還原制作的還原奶!

對于這其中的原因,柏文喜稱,受環境承載量的影響,原乳供不應求,而且大部分情況下原奶多被用于生產周轉更快、毛利更高的鮮奶制品,因此國內奶企無法實現原材料自我供給而需要靠大量進口原奶粉來制作配方奶風和還原奶。

事實上,無論是發展鮮奶還是配方奶粉,奶源都起到了至關重要的作用,但由于國內養殖業成本不斷上漲以及養殖污染等問題,中國未來兩年仍存原奶供應不足的巨大缺口。

據了解,除了內蒙古、西北一些地區以外,中國大部分地區其實并不適合發展萬頭牧場!安菰^載退化,農區養奶牛的生態空間不夠,奶牛排泄物超出環境容量無法處理,還要留下部分環境容量養豬、養雞和肉牛,都是對環境的負擔!卑匚南卜Q。

在他看來,國內乳制品市場需求很大,但是養殖業空間和環境承載力有限,而且還存在乳肉沖突。在價格指揮棒下,自然會迫使乳企對外大量采購奶粉原材料而難以實現奶粉原材料國產化。

而對于過度依賴進口原材料會給國內奶粉市場帶來供應鏈不穩定的狀況,柏文喜也坦言:“這個問題目前國內尚無解決之道!

不過他表示,為了鞏固奶粉原材料國際供應鏈,乳企也可以以適當的方式投資進入國外乳制品企業及國際乳業供應鏈企業。

實際上,對于飛鶴此次研發出乳鐵蛋白生產線一事,許多業內人士都認為由于成本過高、規;a難度較大,所以替代效果并不會很明顯,將來生產的奶粉估計還是要靠進口原料。對比,柏文喜也表示了一定憂慮:“畢竟國內確實沒有那么多的奶源讓乳企來制作奶粉原材料!

站在企業角度,談及此事,飛鶴品牌相關負責人也對大公快消表達了自己的看法:“目前國內奶粉品牌一直無法實現原輔料國產化最大的痛點不是技術問題而是產業問題!

該負責人指出:“國外喝牛奶、吃奶酪是一個傳統,需求量很大,他們牛奶一產完做完奶酪之后,當中剩下的很多東西都可以添加到嬰配粉里用作輔料,但是中國人不怎么吃奶酪,而乳清又是奶酪附加品,所以這也就導致我們生產關鍵原輔料的成本非常高!

她坦言:“目前飛鶴的乳清液產線也只在甘南工廠,其他工廠還是用的乳清粉,F在我們能生產乳鐵蛋白也只是整個國內乳企的個例,包括06年自建產業集群,飛鶴也是行業首創,但是到整個市場開始做這些,其實都是近兩年的事了。所以短時間內,業內普遍實現原輔料國產化的可能性真的比較低。而且我們做這個實際也只是為了提高自己的開發能力,防范風險,一旦供應鏈有問題,保證我們有自產關鍵性原輔料的能力!

對于國內嬰配粉市場在這方面的發展,該負責人也補充道:“國外在這方面已經發展一百多年了,中國起步比較晚,沒有技術儲備很正常,但如果單純只買設備而不買技術,也不利于行業長久發展,所以需要一個研究的過程。其實只要是走出實驗室階段,實行產業化之后,這些問題都可以解決,只不過這就附帶了另一個問題就是成本問題!

對此,朱丹蓬也發表了類似觀點:“國外的工業化已經一百多年了,中國真正的工業化才四十多年,所以我們現在無法跟國外產業鏈的完整度去比。不過國產化是必然的趨勢,未來乳企的核心競爭力還是在于產業鏈的完整度上,所以整個中國乳業都要進行產業結構提升,包括提升一些高精尖原料的自給率。隨著我們國家高精尖技術、高精尖人才、高精尖產業鏈的完善,國內乳企跟國外企業的差距就會越來越小,對它們的依賴度也會越來越低!

編輯:云云 標簽:國產奶粉
火爆嬰童網微信小程序碼 火爆嬰童網微信公眾號
點擊返回頂部
一级毛片老太婆80岁_一级毛片精品在线播放_一级毛片很黄很暴力